南京,“中国四大古都”之一,有“六朝古都”之称。千百年来,奔腾不息的长江不仅孕育了长江的文明,也催生了南京这座江南城市。南京襟江带河,依山傍水,钟山龙蟠,石头虎踞,山川秀美,古迹众多。 南京话在历史上长期是中国的官方语言。明代及清代中叶之前中国的官方标准语一直是南京官话。欧阳明喜欢听的《喝馄饨》就是用南京话唱的,清雅流畅、抑扬顿错,非常好听。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的南京,却是人称四大火炉之一的城市。另外几个是南昌、重庆、武汉,他们都是在长江流域。气候潮湿,却又异常闷热。叫你出了汗,却排不出来。 欧阳明他们下了飞机,头等大事,不是去感受气候。而是去搬运机器。这是他们的命根子。没有机器设备,就无法工作。所有的注意力都是查点设备。 东西点齐了,就到机场出口,等待来接的南京分公司的同事。过程还是很顺利的。分公司的同事,是两位男孩子,接了头之后,大家坐上出租车,直接就开往分公司办公地点了。 一路上,分公司的同事,非常热情的介绍南京的风土人情。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房价的持续上涨。离机场不远,但是离南京市中心还很遥远的地方,房价已经不菲了。老百姓都买不起房子啊。 不过欧阳明也没有感到惊讶,北京早就这样了,他们已经麻木了。不久,他们就到了目的地。 南京分公司,是在南京市中心的一座办公楼里。楼下就是商业区的步行街。欧阳明他们搬着东西就上楼了。本以为和总公司应该是同一种感觉,没想到进了办公区,才发现,办公室里没有开空调,因为一开空调就跳闸! 欧阳明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布线,争取今天就能把电脑接上工作。因为担心分公司没有专业网管,项目组还请了总部的专业网管彤哥同行来帮忙。 专业就是不一样,线和设备都提前准备好了。到现场就直接布线,调整每天机器的登录方式,设置IP地址。一个小时过后,大家的机器就可以互联互通了。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了。 彤哥回了南京的老家,而欧阳明他们却坚持先对系统进行了一次复测和调试。而王姐和当地的经理进行了需求的沟通和了解。直到晚上十点,他们才打车去住宿的地方。因为分公司说好了住宿的地方,所以大家也没着急。但是等他们去了之后,才发现,宾馆因为他们去得太晚,所以取消了预约,让其他人住了。 也就是说,半夜十一点,欧阳明他们一伙儿,却突然发现,没有地方可住。真是可怜啊。他们只能沿着大街往前走,准备找到一家是一家,先住下来再说吧。路经一个混沌摊,大家发现早就饿得不行了,纷纷要了一碗,解了燃眉之急。南京的馄饨和北方的馄饨是不一样的。北方的馄饨道南方,更像是水饺。南方的馄饨,将就皮薄,肉馅。而且很多馄饨都是直接卷出来的。 吃完饭后,他们还真找到一个地方住。可是刚准备办手续,电话打过来,让他们搬回原先约好的宾馆。原来,之前总部欧阳明的老大,不放心,就打电话问欧阳明,欧阳明说明了宾馆的情况后,总部领导立即找到分公司经理,协调住宿资源。现在终于协调好了,就通知他们回去住了。 这样,总算有了落脚的地方。洗漱完,洗完衣服挂在空调下后,大家就上床睡觉了。冀扬和欧阳明是一个屋子的,这晚他们进行了深入的夜聊,直到睡着了。 清晨早早起来,吃了早饭,他们就赶到了分公司,发现门还没开。等到门开后,他们发现空调终于启动起来了。可是温度总是降不下来,所以大家一直还是热着。逐渐的出汗久了,也就慢慢不知道出汗了。 吃饭分公司也没有食堂。欧阳明他们就只能自己下去吃饭了。好在下面就是商业街。吃的倒是多得很。鸭血粉丝非常著名,可是人很多,而且分公司的同事介绍说并不好吃。 欧阳明他们就随便走了几家,但是走到每个屋子里都很热。原来,南京市缺电,所以规定所有商场,温度必须设定在28度以上。 哎,可怜了欧阳明他们啊。先找个地方凉快都不行。 晚上回到宾馆,发现晾的衣服竟然还没干。而欧阳明突然发现自己带的衣服就两件T恤!只能再去买几件将就了。真是锅炉城市啊,整天都是桑拿天。 那么,欧阳明他们工作会顺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