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在哪里?对于欧阳明的外甥来说,是在天上。因为他是看着欧阳明坐着飞机走的。从此,每次舅舅回来,就会嚷着要跟舅舅一起做飞机走。对于孩子来说,北京就是意味着神秘和有趣。可是对于欧阳明的父母来说,北京就是意味着离别。目前在目送完欧阳明登上飞机之后,眼泪完全控制不住的流了一路。最后大家劝他,想儿子了,就可以去北京,很快的。这才慢慢停息下来。但从此每次离别,都会反复揭开这个伤疤,又要等待好长时间才能结上疤。 对于欧阳明自己来说,北京意味着新的征程。他正意气风发呢。 不过当他独自一人来到北京后,北京对他来说意味着大。因为从机场到公司总共花了两个多小时。等到他赶到公司了,公司已经下班了,没有人接待他了。他只能就近找了一个宾馆住下来。说是宾馆,比招待所还要差。北京其实很少有宾馆的。特别是那些五环以外的地区。 欧阳明的公司就是在五环外。这个地方有一个非常响亮的名字:上地。关于这个名字,还闹了很多笑话,他在向很多人介绍的时候,别人总是误解为“上帝”。其实,“上地”之名由来已久,地处海淀区中东部,南临圆明园遗址不远。早年间因这里的地势微见岗丘,相对来说比周边地区略高一些,形似一个高地,故称“上地”,意为“上升之地”,形成村落后称“上地村”。后来这里还挖掘出“古汉墓”,更加增加了这个地方高贵色彩。而现在这里已成为我国以电子信息产业为主导,集科研、开发、生产、经营、培训和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高科技产业区。 安顿好住处,欧阳明就躺在屋子里休息。这是一个标间,却只有他一个人居住。这是为了方便和安全。和别人同住一个屋子,财产安全很成问题。到了晚上,欧阳明走出宾馆,随便找了一家饭店。随便点了地三鲜和土豆丝两个菜,却招来服务员的一顿说辞。她其实还是好心的提醒欧阳明,他点的菜太多了。欧阳明很奇怪了,才两个菜啊,怎么多了?在他坚持下,两个菜都上来了,这他才知道,原来,北京的菜的分量非常大,至少是南方吃的菜盘子的三倍。怪不得别人提醒他呢。也没法反悔了,只能硬着头皮吃了。虽说这点意外,但整体上还是很爽的,毕竟吃饱吃足了嘛! 第二天早上,早早退完房,就打车赶去公司。第一次去,毕竟还得认一下门嘛。欧阳明对路其实非常敏感,很容易记住路线。车子很快就到了公司。 在公司遇到了很多在一起面试的人,欧阳明很热情,主动上去和他们搭讪,知道了他们的名字。一个来自浙江的,叫项大帅。还有个来自四川的,叫童子贡,一个来自沈阳的,叫李自勇。瞧了,这四个人还被公司安排到一个地方去住。北京的房价很贵,大部分刚来北京的人,找房子也很难,况且工作刚开始,也没有很多费用去支付房租。于是公司代租,四个人租了一个两居室。这样费用就很便宜了。房租每月1000,四个人,每个人就是250。算起来,这个费用只能租那种平房,但是欧阳明他们能够住到楼房,已经很不错了。 就这样,欧阳明在北京也算简简单单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实际上,这个地方也就是晚上睡睡觉。因为大部分时间,欧阳明都是在公司待着的。特别是夏天的这个时候,公司有空调。而家里只有风扇。 不过二百五的房子也只是临时的,迟早会分开的。虽然这里也同样注定会留下很多美好的回忆。   《程序江湖》正在继续,希望大家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