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科,“想念慎护等法” > 礼拜佛法僧者,常念体唯是一。何者?觉法满足、自觉觉他名佛,所觉之道名法,学佛道者名僧,则一体无别矣。(始学时名僧,终满足名佛。僧时未免诸过,佛时一切恶尽、一切善满也。今我未出家学道,名俗人,回俗即是道器。如此深思,我亦有道分,云何轻侮?宜志心归依,自作出家因缘者,是名围绕念佛法僧之大意矣。)低头看地,不得高视。见地有虫,勿误伤杀。不唾僧地。当歌呗赞叹。若见草土,自手除之。 这是第二科的内容。 接下来我们解释一下。首先这一科,大师他怎么教诫我们呢?“礼拜佛法僧者”——当我们像前面所说先进寺院的时候,总礼三宝,一拜,在外边整理得自己威仪具足,在寺门外顶礼一拜。然后再进寺门。进了寺门,然后再顶礼一拜。这两拜是干什么呢?就是总礼三宝,礼佛法僧。敬礼佛,敬礼法,敬礼僧。总礼三宝,是这样的。礼完以后,安详地进入寺院,直接走到大雄宝殿,先礼佛三拜。礼佛三拜以后,然后绕佛三匝,然后再赞叹佛三遍。在绕的时候就赞叹佛:“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这个是我们一般都很熟悉的一个偈颂,赞颂佛。 这是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当时在因地百劫修相好的时候,在第九十一劫时,他遇到迪萨佛(《佛本行集经》作:弗沙佛),当时迪萨佛在洞里边入法光三昧。我们本师释迦牟尼佛见到佛入三昧的这个庄严相,就赞叹,赞叹了七天七夜,一只脚站在那里,另一只脚好像还没有踩下去。因为佛入三昧的相太庄严了,所以他一直赞叹,就以这样的因缘,顿超九劫,提前成佛。本来弥勒菩萨比释迦佛要先成佛,因为释迦佛在因地里边精进地赞叹佛,所以提前成佛。当时赞叹的,就用这个偈颂:“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由于赞叹就顿超九劫,先于弥勒菩萨在这个世间示现成佛。 赞叹佛以后,就是礼完佛了,然后再去礼僧。依上座、中座、下座这样次第礼僧。前面这一科是讲这“礼”,然后第二科再告诉你,在礼佛、礼法、礼僧的时候,你要忆念到他们是一体的。这个概念非常重要,佛法僧是一体的。 在经里边,也有打比方:一个香炉一般有三只脚,三宝——佛法僧——就像这三只脚一样,如果缺一只脚,这个香炉就不能立住了。所以这个观念非常重要。 这个概念如果联系到上一科的内容——为什么在第二科讲“一体三宝”这个内涵?就牵扯到第一科最后,谈到你入到寺院里边,尤其我们在家众进入寺院里边,千万不要看师父的过失。因为你一旦看到师父的过失,你就没信心,没信心其实你的皈依体就受损害了。你没信心,直接的表现就是你说:“噢,我只相信佛,我只相信法,这个僧啊,现在不行啦。”如果你是产生这样的观念,你那个信佛和信法也都变成了空话,是假的了。这里我们要特别注意,因为我们经常一不注意就会犯这样的错误。 所以,在第二科大师特别提醒我们:佛法僧三宝是一体的。你在礼佛的时候,你要作想:礼佛的同时就在礼法,也在礼僧;在礼法的时候,你又在礼佛,又在礼僧;在礼僧的时候,同时也在礼佛,也在礼法。尤其我们在顶礼善知识、顶礼出家师父的时候,你一定要想:他是佛,他是佛的代表,是佛法的代表,是佛法的传承者,我礼他其实并不是说礼他某一个人,因为他是代表了三宝,他是代表了佛法,他们是一体的,所以我才礼,这很重要,千万不可以割裂开来。 所以在第二科接下来,大师又给我们解释:为什么他们是一体的呢? “礼拜佛法僧者,常念体唯是一,何者”?为什么他们体唯是一?我们平时看出家人就是出家人,佛是坐在殿里面的,法就是经书——这明摆着就是三个东西,怎么是一体的呢?我们可能会有这样的疑问。 所以,大师也用这个自设问答的方式给我们回答这个问题: “觉法满足、自觉觉他名佛”,这是佛的定义。什么叫佛呢?就是觉法满足,对涅槃法已经彻底的圆满,已经了悟了达。表现在自他两方面,从自方面讲叫自觉,从他方面而言叫觉他,这两方面都圆满就叫佛。这是佛的定义。 然后“所觉之道”呢? “所觉之道名法”,佛所觉的是这个涅槃之道、离苦得乐之法、成佛之道、菩提之道,或者说往生极乐世界之道,这就是法,佛觉的就是这个法。佛觉的是成佛之法,觉的是涅槃——息灭一切苦,得到寂灭乐,这样的法,这样的道,这就是法的内涵,这是“所觉之道名法”。或者还有一种解释,就是这个道是诸佛的果缘,众生的心本,这就是道的内涵。这是从法的实质上、实相上给我们解释。 “学佛道者名僧”,就是学习成佛之道的,名僧。 这是佛、法、僧这三个概念的定义,大师已经给我们定义好了。 有了这个定义,我们就会得出一种结论: “则一体无别矣”,肯定一体无别,是不是这样? 如果我们对这个定义从概念上还不是很了解的话,接下来大师又在括号里面有小注,进一步再给我们解释一下。小注里面大师怎么说呢? “始学时名僧”,刚刚学佛道的、刚开始修行佛道的人名僧。你看在近三千年之前,我们的本师在印度示现舍弃转轮王位,义无反顾地走向出家之路,后来他的这些弟子也都追随他,以各种各样的因缘舍弃世俗,然后走向出家之路,剃发染衣。所以后来跟随佛走向出家之路的这些人就是“始学”,刚刚学佛道的,这就是僧的定义。 “终满足名佛”,“终满足”是什么意思?他出了家以后,舍弃世俗,然后自觉觉他,觉行圆满,觉法满足,都圆满了,这就是佛了。一开始叫僧,最后圆满了叫佛,你看他们之间有没有差别?其实只是一个因、一个果上的一点差别,从体性上没有差别。 接下来,为了避免我们这个见僧的过失,大师给我们又特别详细解释这个“僧”: “僧时未免诸过”,你想想,一开始他出家学佛,怎么可能一下子就一点过失都没有呢?你说合理不合理?肯定不合理嘛。就好像我们在家读书,一开始刚进一年级,那怎么可能一点过失都没有?他需要老师教啊!老师很努力地教,他可能还是淘气,可能还会犯很多过失。从世俗上学这个事情,我们可以间接地去体会。 出家学佛道其实也是这样的:出家学佛道的人是从哪里来的?就从世俗的各个角落里来的,大家随着各自宿世的善根因缘,追随佛来剃发染衣、出家的。当然一开始肯定免不了会犯很多过失,这个没有什么,无可厚非。 “佛时,一切恶尽”,成佛的时候就是一切的恶都灭尽了,完全离染。 这就是修行。一开始修行的时候,如果你根本就不犯过失,那还修什么?一开始修行的时候,注定有很多过失,有很多过失所以才修行。把过失慢慢地拿掉,慢慢地就具备功德了;等你过失都没有了,那就功德都圆满了,就成佛了。 这里大师就是给我们解释,僧和佛之间的差别在哪里。 “一切善满也”,一切恶尽、一切善满了,这就是佛了。 “今我未出家学道,名俗人”,接下来这是我们自己的反省。由前面的解释我们就会领会到,为什么佛法僧是一体的——因为佛觉的是什么?觉的是法——“觉法满足”,修这个菩提道,最后圆满的就是佛;僧是一开始修这个解脱道的,修成佛之道、离苦之道的。所以他们所觉的这个道,都是佛道,都是涅槃法。法是所觉,佛和僧是能觉,他们觉的都是涅槃法,只是一个是开始,一个是果位。但是,他们的体性是一个。 “今我未出家学道”,就是我们一般在家众刚从这个世间来到寺院里,我们反省自己。如何反省呢?就这么反省,“今我未出家学道”,我现在还是在家,还留着长头发,还穿着俗家的衣服,名为俗人,或者叫白衣了。 “回俗即是道器”,你剃发染衣了,就是道器了。你舍弃世俗,不就是当下就可以修道,就可以成为出家人了?有人说“我出家很难呢!啊呀,这个我可能……一听到出家啊……”有一些在家的同学——“我一听出家就很害怕的了!”这个其实没什么害怕的,有什么害怕的?出家本来就是人做的,有什么害怕的?而且佛都给我们做出榜样来了。 有的人说出家也很难——其实也不难,就是你剃头、穿上染衣就出家啦,很简单。“回俗即是道器”,难不难?完全是因为你自己造成的。出家这件事难不难,就是看你自己对这个问题有没有认识,你有没有看到出家的价值,关键在这里。但是我们往往糊涂,把出家推到外面种种的因缘——“噢,谁不让我出家……”这个都是次要的。 最主要的是你自己有没有认识到,出家这种身份是世间至极尊贵的一种身份?这种身份,他是接受世间礼拜供养的身份。世间是哪些人?下至乞丐,上至国王,当然里面也包含了我们的父母。你出家了,父母礼拜你,你可以接受。为什么?你代表的已经是佛陀,这个身份尊贵吧?当你真正认识到这种身份的尊贵的时候,我想,你有一线的希望都会出家当和尚的,就怕你认识不到。说句实话,佛在经里面一再说“人身难得,佛法难闻”。我们在无限的生死轮回里边,偶尔变为人,投身人道,而且还六根具足、具足暇满,还听闻了佛法,这时候如果你不抓紧这次机会出家,那是很亏的,你以后肯定会后悔——“哎呀,我怎么这么傻啊!竟然如此的傻,没有抓住这次机会。” 一个人在世间,其实机遇只有那么几次,大家想一想是不是这样?我们大部分都是成年人了,你想一想,一个人在世间活着,有几次关键的时刻:比如说毕业的时候找工作,工作以后是某种因缘,或者成家,或者是怎么样一种因缘……也就是那么有限的几次机遇,如果你抓不住,那你后悔就来不及了。这是从世间这个角度讲。 从我们有限的这一期生命里边去看,哪怕只为了获得这个世间的那种非常相似的一种安乐,那个机遇其实都需要智慧去观察,及时地抓住它。但是在这个无始生死轮回里边,获得真正快乐的这个机会少之又少,尤需要大智慧去捕捉它。所以我们获得人身,如果你抓住这一次机会出家,那说明你是最有智慧的。 有人说,“你看你,出家了不也是糊糊涂涂的”?是,但我有一个底线。什么底线呢?任何事情,毕竟要有开始,你不可能一出家一下子就变得很行,你肯定要有开始,你要知道。但是如果你没有开始,你总是不愿意开始,那你永远都没有机会。所以,有机会,你要敢于踏出这开始的第一步,在无限的生命之中,这是生命的一场革命。这个非常重要。 尤其这个时代,我们觉得也更应该提醒。我们学佛的同修之间应该这样提醒:有因缘要赶紧出家,不要管他三七二十一,这个非常重要。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其实,轮回里边的事情是担心不过来的,你怎么担心都是苦——这是轮回的真相。你说我舍不下,你舍不下的东西是什么?你要去观察。其实是一大堆苦。你为什么舍不下?你想受苦吗?这是很糊涂的。所以你一旦看清了这个事实,就会义无反顾地一刀两断,赶紧出家,因为出家才有机会获得真正的安乐。 所以大师在这里边特别提醒我们,其实也是这样的意思在这里边。“回俗即是道器”,这让我们在家众反观自己:你回俗,马上剃发染衣,你进寺院就别回去了,对吧?就很简单,复杂都是自己搞出来的。 “如此深思,我亦有道分”,我有出家的因缘,你想一想。 “云何轻侮”?你怎么可以轻视自己?甚至你还轻视这些师父——那是你希求的目标、你的榜样,你怎么敢轻视他们呢? 有人说现在来到寺院里好像没法可学,其实这也是糊涂。就算这个出家人大字不识,但是出家这个行为在这个生命之中,就够你在家人学一辈子。为什么?一般人你不敢。你在家学得再多,但是你都不敢踩出这一步,那说明你学的都是错误的。为什么是错误的?你在家里学得再多,如果没有激发你出家的这个心,没有认识到世间的苦相的话,那你学的那些东西只能加深你的我执,只能加深你在轮回里边苦的程度。大家想一想是不是这样? 所以接下来你这样反观一下:我们自己有这个道分,所以“云何轻侮”呢? “宜志心皈依”,所以我们应该至心(志心)——至心是什么意思?登峰造极这样的心,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心了——就一心地来皈依三宝。 “自作出家因缘者”,自己给自己制造出家因缘者——“是名围绕念佛法僧之大意矣”,你在念“南无阿弥陀佛”的时候,你怎样想的?“我一定要出家,我一定要像佛一样,成就像佛一样的功德,度一切众生,让一切众生都出家、都成佛……”要这样念佛才是圆满的念佛。 大师特别提醒我们进入寺院里边,围绕念佛法僧的大意是什么——念佛、念法、念僧、念“南无阿弥陀佛”……我们了解一体三宝以后就知道,在念“南无阿弥陀佛”的时候,就在念佛、念法、念僧了。他的意趣是什么?就是做自己出家的因缘。 再进一步的解释,出家因缘是什么?“南无阿弥陀佛”,我就是一定要学佛。佛是出家的,我一定要出家;而且不仅我一个人要出家,我要发动家里的大大小小全体出动。有人担心全体出动了,这个世间怎么办呢?——这又是愚痴了。如果全体出动了,当下就是极乐世界,转娑婆为净土,这个非常殊胜。所以大师就是这样提醒、点醒我们,要认清世俗是苦的,没有一点乐。 “低头看地,不得高视”,告诉我们要“低头看地,不得高视”。 所以我一开始说,进入寺院你要低着头,猫着腰,还得合着掌。什么意思呢?降服我们的我慢。尤其在家有点小职位、有点小权利的,都我慢得不得了。其实我们了解佛法以后,就看得出那是非常可怜,是可怜悯者,他还不知道那是苦的根源。在世间获得一点小的名位,如果你认为这很安乐,轮回也很安乐,那只能让你以后轮回得更厉害,苦得更是死去活来。 现在有的人没有善根,在世间摸爬滚打,打了半天以后也弄得一点小名位,最后发现苦得一塌糊涂,但是又说不出来,最后结果怎么样呢?走上绝路。自杀、跳楼、喝毒药、发疯……可怕吧?弄了半天,最后结果如此,一条死路。绞尽脑汁去往上爬,绞尽脑汁想把人家口袋里钱掏出来,最后结果怎么样呢?自己把自己逼上一条绝路。这就是世间的真相,可怕吧? 其实佛陀在三千年前已经告诉我们了,他现身说法——佛陀在印度示现,示现是什么身?悉达多太子,王子身,而且是转轮王位,马上就是转轮王,继承王位。一切都圆满。 佛的身相圆满。我们现在都很好乐长相圆满,什么整容之类……佛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不用再整容,是世间最极圆满的,最漂亮的,谁也超不过他。从内在,他是最有智慧、最慈悲的;从力量上,他是世界最有力量的人,力气最大。他具备实力,具足十八不共法,所以才敢在这个世间宣称“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谁不服,你站出来比一比——只有佛陀才敢说这句话。向世间声明,你想比什么?想比力气?想比学问?想比智慧?想比神通?想比才能?各种才能,比如工巧明、声明、医方明、内明、因明等等的各种明,你想比哪一个?尽管比。所以佛陀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你想想,我们这样去思维佛陀功德的时候,又想到“我现在已经是佛的弟子了,而且已经要发心出家”,那你会怎么样?你会非常非常的欢喜。 人的生命是非常有限的,一期生命——我们在一期生命之中,应该做最重要的事对不对?讲究效率。效率要很高的话,就做最重要的事。做什么事?学佛。学佛里边效率最高的?出家学佛。出家学佛效率最高。大家想一想是不是这样的?你在家这么多事情,能学多少?不但效率不高,甚至可能都学不了,只能挂个学佛的名。所以你认识到这一点以后,只要有一线希望——不要动摇,坚决出家。 所以,我们一般人走进寺院要注意了,可能你认识不到这一点,都会有些高慢心,怎么办?这里大师告诉我们,你要“低头看地,不得高视”。一方面是护生,地下可能有些虫蚁,要护生;再一方面是降服我们的慢心。 “见地有虫,勿误伤杀。不唾僧地”,要保持环境的干净,爱护寺院的清洁,有这样一层意思。护持环境的清洁,可以感得自己以后生净土的因缘。 这个“不唾僧地”还有一层意思:你要看到这些寺院里边发心出家的净人——我们寺院里边,平兴寺有很多发心出家的净人,你看到他们应该赞叹,不可以呵斥他们,这叫“不唾僧地”。因为出家人就是由这些净人里面出来的。而且更广义地,对我们在家学佛的同修要互相赞叹,不能互相诽谤,这也叫“不唾僧地”。 “当歌呗赞叹。若见草土,自手除之”,进到寺院里——在家的信众来到寺院里边,看到地上有杂草、尘土、脏东西、乱扔的果皮等等,你要很自觉地去清理,去收拾打扫,不要来到寺院里好像跟家里一样,甚至更懒,走来走去的,像一个领导视察一样,这是很傻的人,很愚痴的。你来到寺院里——这是福田——你赶紧地行动起来,这是最聪明有智慧的人。你这样就是自己积集福报,以后有因缘出家。 这是第二科的“想念慎护等法”。 这个第二科的中心我们要把握住,就是:佛法僧是一体的,念佛、念法、念僧是一体的。你正念佛的时候,就在念法了,也念僧了;你正念法的时候,也念佛、念僧了;你正念僧的时候,也念佛、念法了。念“南无阿弥陀佛”的时候,同时就念了法、念了僧,这个要理解到,一体三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