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box.kancloud.cn/2015-10-29_5631d1e6bd483.jpg) # 如何从世界的不确定性中获益 | 中篇 ![](https://box.kancloud.cn/2015-10-29_5631c56dd484f.jpg) ## 第七章 向钱看 第七章向钱看讲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法则—幂次法则。和前几章所讲述的一样,幂次法则也是一个这样的问题: 在很多关键的领域,大多数人都相信平均主义和正态分布,但事实上却是幂次法则在主导这个世界。 Peter Thiel 说道,幂次法则是宇宙的力量,是宇宙最强大的力量,之所以会取这样的名字,是因为指数方程式是最不平均的分配。它完整定义了我们周围的环境,而我们几乎毫无察觉。为了让大家相信这个法则,Peter Thiel 以风险投资为例讲述了一个大家都不太愿意承认的事实。 VC 的任务是寻找并鉴别那些刚起步的前景光明的公司,投资这些公司并从中获利。VC 们希望投资基金的价值能在几年的时间内得到极大的提升,达到收支平衡,甚至收入大于支出。 但是「撒网式投资,然后祈祷」这种方法通常会全盘皆输。这是因为风险投资的回报并不遵循正态分布,而是遵循幂次法则:一小部分公司完胜其他所有公司。如果你看重撒大网,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仅仅几个日后价值势不可当的公司,一开始你就会与这些稀有公司失之交臂。下图清楚地展现出现实和错误认知之间的差异。 ![](https://box.kancloud.cn/2015-10-29_5631c56fabbaa.png) Peter Thiel 自己的 Founders Fund 的业绩表现解释了这个扭曲的模式: Facebook,是 Founders Fund 投资组合里表现最好地,回报比其他所投资公司加起来的还要多。Palantir, 是表现第二好的公司,带来的回报比刨除 Facebook 外所有公司加起来的还要多。这个高度不平均的模式并非偶然,其他的基金也都出现过这种情况。风险投资中最大的秘密是: 成功基金的最佳投资所获的回报要等于或超过其他所有投资对象的总和。 幂次法则的分布很广,显而易见,却为人所忽略,在美国每年成立的新公司中,只有不到 1% 能得到风险基金,而且所有的风险投资只占国内生产总值不到 0.2%。但是这些投资的结果不成比例地地推动了整个经济的发展。风险基金支持的公司创造的工作岗位占私营公司全部工作岗位的 11%。确实,12 家大型科技公司都得到了风险基金的支持。那 12 家企业加起来价值超过 2 万亿美元,比其他所有科技公司加起来都多。 幂次法则在生活中经常被称为帕累托法则,也叫 80-20 法则,对于一个创业期的公司来说,合理利用这个法则非常非常重要,你需要留意的你的团队里面哪个人完成了远远多于其他人的功能开发,哪个人完成了远远多于其他人的销售额,还有哪个人制造了远远多于其他人的麻烦。另外,80-20 法则也可以帮你完成市场的选择,帮你确定销售方式。 在《反脆弱》这本书里面,塔勒布将帕累托法则,幂次法则,长尾理论,极端斯坦这些名词做了定义。一般说来,在自然界自动产生的,众多看似非常可怕但是汇总后便相互抵消的变化会产生一种命名为平均斯坦的波动性,而人类社会和人为产生的事件大多表现是,大部分事件非常稳定,偶尔陷入重大混乱状态和严重后果,这种波动性被命名为极端斯坦。前者是波动,后者是跳跃。前者充满许多小的波折,而后者则不规则的出现突变。在极端斯坦的领域,可预测性非常低,因此,我们还是要对反脆弱性有更多的认知。 另外一本讲述幂次定律的书是《复杂》,不过这本书非常难读,尽管《反脆弱》已经很难读了,但《复杂》还是要难读很多。《复杂》这本书讲述的是海量的简单事物如何组成一个复杂的事物,并从中涌现出智能。例如,蚂蚁在组成群体时为何会表现出如此的精密性和具有目的性 7 数以亿计的神经元是如何产生出像意识这样极度复杂的事物,是什么在引导免疫系统、互联网、全球经济和人类基因组等自组织结构,这些都是复杂系统科学尝试回答的迷人而令人费解的问题的一部分。 ![](https://box.kancloud.cn/2015-10-29_5631c56fbc849.jpg) 关于简单的事物如何影响整体复杂系统,《华严经》有段话说的很好: > 犹如众镜相照,众镜影见一镜中,如是影中复现众影,——影中复现众影。即重重现影,成其无尽复无尽也。 其实 IT 系统也是如此,从本质上来说,分布式业务系统就是一个 “复杂” 的系统,其行为本质上是不可预测的。而且,Production 模式下,系统的可用性和性能也不是简单的能够从测试系统的行为来推测。[OneAPM](http://www.oneapm.com/) 提供的专用于生产系统的应用性能管理,从最根本的角度讲,是每一个分布式系统最本质的需求。 ## 第八章 讲述秘密 Peter Thiel 喜欢问的上述两个逆向思考问题,如果你有答案,比如能发现大多数人不认可的事实,创建没人建立过的价值公司,无疑是发现了秘密。秘密的特点是重要,未被人知,难为但可行。想想这个问题:还有哪些有价值的公司还没有创建?(我觉得也可以想想这个事情的反面,还有哪些没价值的公司还没有倒闭?) 大部分人觉得世上再难找到秘密。社会环境也遏制发现秘密。比如教育体系设置考纲范围,不鼓励学生探索不考试的知识。人们害怕犯错,出于避险对秘密不甚热衷。自满也会阻挡秘密的发现过程,精英阶层有能力发现秘密,却裹足不前。全球扁平化让人顾虑秘密早已经被世界某个角落的聪明人发现。对秘密的忽视,导致有效市场学派的兴起。但泡沫显示市场非常缺乏效率。科技公司像惠普 1999 年停止追求技术秘诀,导致市值不断跳水。 伟大的公司建基于找到让世界如何运转的秘密。哪怕的士遍地,只要相信租车的供需未满足,追寻秘密,就能找到商机。Uber 就是这样的代表。秘密分为两种:有关自然的秘密,有关人性的秘密。物理学博士比较难相处的原因就在于他们知道很多基础真理,觉得已经知道所有其他真理。与人性有关的秘密,其价值常被低估,因为这并不需要高等学历。学校教的是常规知识,绝大部分人常常按照所学所教来思考。要发现秘密,你需要寻找那些还没有被标准化或者制度化的领域。比如营养保健,这并不是大学专业,但大有可为。 找到秘密后,你是告诉别人,还是保守秘密?肯定不应该告诉所有人一切,那应该告诉谁?就告诉你需要告诉的人。保守秘密的黄金法则很简单,只告诉公司里的人。任何伟大的公司都建立在外人不知的秘密基础上。公司是一种合谋改变世界的行为,你只应该向你的合谋者分享秘密。 作为企业级服务创业者的一员,[OneAPM](http://www.oneapm.com/) 在应用性能管理领域发现了无数个秘密,这也让我们一路成为了中国应用性能管理领域的领军公司,成为了中国企业级软件领域的新兴领军企业。同时,我们也欣喜的看到,企业级服务这个领域在最近这段时间有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关注,有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想要进入这个领域,尽管秘密无法分享,但是这个领域还有一些知识,本来应该是常识,为每一个创业者所知,但是因为中国企业级服务领域创业者的稀少,导致很多人走了一些不该走的弯路,在这个事情上,我会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向大家分享这些知识。 很多人对企业级服务的认识存在一些误区,比如说,很多人以为企业级服务获取客户一定需要 “关系”, 甚至将其列为企业级服务创业的第一要素,但本质上来讲,企业级服务领域创业和 to C 一样,方向是第一位的,资源依附在企业级服务也是一样会遭遇失败,甚至是更快的遭遇失败。再比如说,很多人以为 to C 领域的创业企业发展速度快于企业级服务,其实也这是一种误解,从大量的统计数据来看,两者走向 IPO 的时间基本相同,只不过从某个角度讲,to C 的公司更像是两段式创业,第一段拿到海量用户,第二段从海量用户产生营收,而企业级服务则是比较简单的模型。对于 to C 的企业来说,即使很快的拿到了高估值,如果营收不给力,最终估值也会掉下来,比如说凡客。 有另外一系列的书和本章讲述的内容比较类似,就是稻盛和夫的《创造高收益》系列。从某些意义上来说,《创造高收益》这本书出版的时候正值中国互联网热潮,用户数量代表一切的言论甚嚣尘上,很多人对于《创造高收益》这本书中追求企业经营利润的说法不屑一顾,但是从今天看来,《创造高收益》是一套价值严重被低估的好书。最重要的是,《创造高收益》是一套问答式书籍,书中所讲案例都是企业家针对自己经营中的问题向稻盛和夫先生提问,稻盛和夫深入思考之后给出的回答。 ![](https://box.kancloud.cn/2015-10-29_5631c56fcacad.jpg) ## 第九章 基础决定命运 每个伟大企业都是独一无二的,而要做好每个事业,有些事情在起步阶段就必须做好。Peter Thiel 认为,基础没有打好的初创企业是无法挽救的。 我觉得这一章当中有一个观点是反常识的,中国企业流行的激励原则是:但凡是能够直接激励的,都不要间接激励,在这种逻辑思维下,现金奖励被当成最简单粗暴的奖励方式,我们经常看到初创企业的年会上大把大把的发人民币。然而,Peter Thiel,现金奖励不是当道,只有股票报酬才能让员工全力以赴。从很多意义上说,股票和期权是更好的待遇,因为它意味着公司的部分所有权,它是报酬的一种形式,能够有效引导员工在未来创造价值。 由于分配股票所有权很难做到绝对的公平,因此,创始人务必做好细节保密工作。 《反脆弱》这本书的第 12 章讲述了期权概念的来源。并且给出结论,期权就是反脆弱性的一种代表。对于期权的所有者而言,期权是一种选择权,当员工知道自己可以以便宜的价格买入的时候,也就是说,当不对称性对员工有利的时候,他们不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选择性带来的优势就是,当你正确时,你会获得更大的收益。 选择权等于不对称性加理性,1996 年加入 eBay 的前台领导的股票可能比 1999 年加入的副总裁多 200 倍,2005 年为 Facebook 墙壁涂鸦的画家得到的股票如今价值两亿美元。选择权可以替代知识,很多时候,我们以为靠我们的技能成就的许多东西其实大多来自选择权,而且是被妥善运用的选择权。从这个意义上说,即使你非常有才能,也未必要创业,加入一个飞速发展的一流公司会获得更大也更容易的成功。在今天,如果你对技术创业方向有兴趣,欢迎加入 [OneAPM](http://www.oneapm.com/)。 这其中的含义绝不平凡。